明星隐婚经济学:臣服于资本还是粉丝?
2020-10-23 18:43:42
  • 0
  • 0
  • 1

最近,凭借原耽IP剧《镇魂》一跃步入顶流的男演员朱一龙被爆出隐婚生子,尽管工作室迅速站出来辟谣,但这场突如其来的荒诞隐私闹剧似乎并未顺利落幕,目前,朱一龙的粉丝俨然已成沸腾之势。

仅10月13日,朱一龙经纪人李婵的微博评论再度成为热搜话题,短时间内,阅读量达到1.2亿,讨论高达6万。粉丝在评论区抗议公关落败的同时,自发组成“闲鱼周边转让”活动。据悉,周边转让包括“18年的费加罗”、“膳魔师的鼠标垫”、“乐城杂志”等人气产品,甚至有粉丝转让自己亲手绣的真人“十字绣”,被吃瓜网友戏谑为“大型摆摊现场”。

事实上,明星隐婚历来有之,曾经最出圈的有古早时期的刘德华,90后白月光吴尊,前者的“杨丽娟事件”闹得人心惶惶,在一定程度上给整个娱乐圈拉响了警铃;后者则被粉丝诟病谎话连篇,人设红利逐渐式微。

诚然,朱一龙不是第一个也绝不会是最后一个。显而易见,被偶像“隐婚”暴击的粉丝们选择揭竿而起,谴责明星公关团队的背后其实更像是在抱屈鸣不平,一方面是为了被舆论挟持的当事人,而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那个曾经的自己。

房子塌了,粉丝深掘的圈层有多广?

几天前,有关朱一龙的话题再度登上微博热搜,自称是站姐的网友在社交平台上脱粉之余,大倒苦水,表示自己应援修图修出工伤。话题热度持续升温,阅读量超过5亿,讨论共计24万。

尽管在热搜评论里不少网友谴责该站姐冒充粉丝,实为水军黑粉,但这出“脱粉回踩”的戏码在很大程度上将粉丝与偶像之间的羁绊彻底暴露在现实的烈阳下。然而,粉丝因爱而深掘的圈层究竟有多广呢?这不是一两句就能说得清的。

今年一月份,在北京某个不起眼的角落里,第一届“金饭奖颁奖典礼”正悄悄举行着,尽管很少有人听说过这个陌生的奖项,但并不妨碍粉丝们热情狂欢。据悉,此次颁奖典礼无关各路明星,一众获奖者全部都是粉丝心目中表现出色的应援事件与自家站姐。

在大多数人的认知里,对粉丝的定义相对比较单一,所谓“粉丝”不过是打榜氪金蹲线下而已。实际上,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这个名词背后的含义已经渐渐发生转变,更多时候,粉丝承担起本该经济团队所承担的任务,不止氪金打榜,宣发策划样样不落。

粉丝的存在往往抵得上专业的企划团队。

去年10月份,易烊千玺的《少年的你》在《沉睡的魔咒》、《双子杀手》等多部大片中一骑绝尘,除却电影自身内容过硬,粉丝应援团功不可没。为了能够对偶像进行多方面的形象和品牌输出,粉丝联合影院在上映期间设置了专属纪念影票、专属限量电影海报、签到墙等等。

《少年的你》票房15.57亿,其中,易烊千玺粉丝应援包场4563场,贡献了超过1000万的直接票房。

据了解,后援会的内部通常分工明确,构架清晰,包括打投、控评、数据、超话管理、群管理、文案、美工、视频、财务甚至海外组等多个分支。此前,有数据显示,知名偶像组合“防弹少年团”的应援会架构覆盖6种语言翻译组,打投组,数据组,粉丝群,研究组,原创内容组,甚至还有法律,心理与慈善。

在粉丝经济如日中天的当下,偶像与粉丝逐渐被捆绑成共同体,相互豢养,这种角色升级表明上来看是赋予了粉丝一定的话语权,但也为日后的关系僵化埋下了地雷。

民政局敢进敢出,不敢言

不得不承认,这场尚无定论的闹剧再次将娱乐圈的婚姻关系推至风口浪尖。从“杨丽娟事件”伊始,民政局便成了娱乐圈里最大的是非地,诚然,艺人选择隐瞒婚史一方面是为了照顾粉丝的情绪,但另一方面,这一进一出转瞬间所产生的利益纠纷是不可估量的。

曾经的木村拓哉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在宣布完与工藤静香的婚讯后,纷沓而来的是被公司雪藏,事业停滞,镜头被删掉,合作伙伴解约……近几年我们的视线里也不乏顶峰时期宣布恋情的艺人。

2017年10月份,鹿晗公布与关晓彤的恋情。随后,艾漫明星商业价值指数榜中,鹿晗由原本的第一名跌至第十六名。据悉,此前的鹿晗无论是商业价值指数还是代言指数均长期名列前茅,但公布恋情以后。商业价值两次跌至十名开外,代言指数更是多次降至十五名以后。

不仅如此,2017年5月,鹿晗成为“欧舒丹”品牌代言人,欧舒丹财报显示:2017年第二季度的中国市场销售额高达2.3亿元,同比增长26.9%。而在公布恋情后的首个“双十一”中,欧舒丹的销量大幅度下滑,甚至没有达到预定目标。

2018年10月,韩国艺人泫雅在未与经济公司沟通的情况下,曝光她与同公司偶像金晓钟的恋情。恋情曝光当天,泫雅原经济公司Cube股价暴跌。

一直以来,娱乐圈里的“人设”都尤为重要,对于未婚艺人而言,单身人设往往会给他们带来可观的资源红利,甚至有些经纪公司会明文禁止年轻偶像恋爱。但事实上,娱乐圈并不止有恋情鄙视链,那些将结婚证悄悄换成离婚证的明星夫妻也未必有勇气将事实坦然公之于众。

今年年初,黄轩在主演的电视剧《完美关系》中就曾以专业公关人士的身份解释过这一点。以剧中的明星夫妻为例,二人长期以夫妻恩爱的形象面世,共同持有的房产有5套,有三家公司,其中一家公司正准备上市,还与投资公司存在对赌协议,如果离婚,股权划分与投资商将是一项很大的难题,其次,明星夫妻的代言有一半以夫妻名义接,一旦关系破裂,违约金金额之高更是不可忽视。

电视剧中固然虚构成分,但现实生活中明星离婚所牵扯到的利益链只会更复杂。2018年12月,杨幂刘恺威正式宣布离婚,尽管没有公布具体离婚时间,但追本溯源,二人首次传出婚变其实是在2015年。

值得一提的是,杨幂持股的嘉行与尚世影业签约了对赌协议,时间就在2015至2017年。2015年,杨幂的对赌协议正式生效,目标为3.1亿净利润。此时杨幂的公众形象无疑十分重要,一旦离婚,嘉行传媒的损失将是以亿为单位。

三年内,杨幂对赌成功,资本翻倍至45亿,嘉行的股价从1.7暴涨至78.95,在随后的2018年里,二人对外官宣离婚。或许,这一切只是巧合,又或许,这一切从来就不是巧合。

娱乐圈的恋情鄙视链快消失了?

说不清是谁绑架了艺人的婚恋权,有可能是市场趋势也可能是艺人自己,这既是一条隐晦的不成文的游戏规则,也是大环境中行业发展意料之中的结果。

近几年来,形形色色的选秀节目在源源不断地往市场上游输送新人,流量池里渐渐成拥挤之势,形式所迫,大部分人会爱惜自己的羽毛,稳定人心。

此前肖战就曾公开表示现阶段恋爱等于失业,10月18号,限定团男团R1SE的两位成员任豪、夏之光先后因恋情曝光登上微博热搜,有关“偶像到底能不能恋爱”之类的话题再度引发网友激烈的讨论。

事实上,随着国产偶像元年渐入佳境,粉丝们对恋爱的包容度有目共睹。“我爱豆要是谈恋爱,只要对方人靠谱我都举双手支持,就希望有个人对他好,可以照顾他,我怕他太累了,希望有个人可以陪着他,逗他开心,听他倾诉他的辛苦和疲惫。”因为《大唐荣耀》而喜欢上任嘉伦的阿君如是说。

在阿君的意识里,粉丝因为偶像恋爱而脱粉是不理智且不道德的行为。

另一方面,以明星生活与婚恋作为主打歌的综艺也在一定程度上瓦解着娱乐圈的恋情鄙视链。这种将明星拉进现实生活,辅之以其他不同形式展现出来的题材给市场带来强烈的新鲜感。

因此,无论是《女儿们的恋爱》、《我家那小子》还是明星坐镇观察素人的《心动的信号》,这些涉及催婚,相亲甚至夫妻关系的综艺里,嘉宾的一言一行往往都能引起观众的热议。

然而,娱乐圈里地恋情鄙视链真的快消失了吗?对于很多艺人来说,答案未必是肯定的。

在热门话题“经纪公司的恋爱管理方法”中,有粉丝将自己与偶像之间的关系定义为“梦想合伙人”,粉丝负责花钱花精力花爱意,偶像负责实现双方共同的梦想,在梦想实现之前恋爱则被视为携款潜逃,违背契约。

这段看似令人啼笑皆非的话侧面揭露了偶像恋爱背后的本质,那些表明上光鲜亮丽,实际上毫无建树的艺人,在未出成绩之前公布恋情大致等于饮鸩止渴。正如当初鹿晗公布恋情,就曾被网友抨击为“偶像失格”。

无奈的是,偶像失格与否的关键从来不再恋情上。如果某天,艺人立足于市场,依附的不仅仅是粉丝红利,还有足够的作品与实力,那娱乐圈的恋情鄙视链才会真的不攻自破。

声明:近期网络出现非法机构利用锦鲤财经影响力,冒充我们进行网络期货荐股喊单,在此我们严正声明,锦鲤财经从未从事期货股票喊单之类的非法业务,我们将会对此事持续跟踪曝光。请广大读者谨防上当。

锦鲤财经,深度有趣好运气,公众号:jinlifin。本文为原创文章,谢绝未保留作者相关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转载。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